“裝配式建筑”時代來臨 帶動建筑產業綠色升級

發布日期: 2018/02/13 20: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作者: 暫無

浏览人数: 421

  珠海房產之窗訊 蓋房子會像搭積木一樣簡單嗎?這仿佛是一件很“玄”的事情。但眼下,這種樓房已開始在城市中拔地而起。
  
  用“搭積木”方式蓋出來的房子,在行業內被稱為“裝配式建筑”。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大力發展裝配式建筑的指導意見》,提出以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為重點推進地區,常住人口超過300萬的其他城市為積極推進地區,其余城市為鼓勵推進地區,因地制宜發展裝配式混凝土結構、鋼結構和現代木結構等裝配式建筑。力爭用10年左右的時間,使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積的比例達到30%。
  
  隨后,各地紛紛跟進。目前,北京、上海、南京、深圳、江西、新疆多地均已開展裝配式建筑項目工程。
  
  給施工工期按下“加速鍵”
  
  站在建筑工地上,22歲的黃夢誠眼前的景象和從前大不一樣。
  
  這個3年前從徐州來到南京的年輕人,是一名建筑工人。目前,他所在的施工項目是南京丁家莊二期保障房項目。這是江蘇省目前采用裝配式結構建筑面積最大、層數最高的在建裝配式工程,總承包方是中建二局上海分公司。
  
  黃夢誠是去年走進這片工地的。與過去的建筑工地不同,這里很難再見“遍地是釘子、木方、模板”的景象,同樣減少的還有混凝土攪拌機嘈雜的聲音和堆得像小山似的建筑材料。
  
  初聽到“裝配式建筑”,黃夢誠和很多人一樣,“挺新鮮,但不太懂”。通過觀看模型動畫和實體樣板培訓講解,裝配式建筑的建造原理在黃夢誠的腦海里漸漸清晰起來。
  
  傳統的房屋施工需要做基礎、綁鋼筋、支模板、澆筑混凝土、砌磚墻、抹灰等一系列復雜工序,而裝配式建筑,則把許多工序留在了工廠里。如預制墻板、樓梯板、樓板、隔墻等構件的制造,通過工廠一道道的生產線,這些預制構件直接成型,然后運到工地上進行組裝拼接。
  
  這樣的過程之所以被生動地比喻成“搭積木”,是因為每個預制構件上都有相對應的連接措施,通過工地上的塔吊把每塊預制板安裝到相應的位置上,一塊塊拼接下來后,樓房的雛形就基本搭建完成。
  
  “裝配式建筑外墻的施工與傳統施工相比可以省掉七道工序,內墻工序也從七道減少到兩道。”中建二局上海分公司南京丁家莊二期保障房項目工程部經理劉覲之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除了墻板、樓板、隔墻,工廠里還能生產預制陽臺、空調板、成品廚衛、成品地面等。
  
  裝配式工程按下了“加速鍵”,和傳統的建造周期相比,用裝配化建造的項目工期可以縮短3~4個月。
  
  縮短的不僅僅是工期,還有肉眼不易察覺的使用空間。
  
  作為一名在建筑行業工作了20多年的“老兵”,中建二局上海分公司南京丁家莊二期保障房項目經理蘇憲新對裝配式建筑的前景很看好。在他看來,裝配式建筑的建造工藝絲毫不比傳統工藝質量差,甚至有許多地方還有提高,“如免抹灰技術,傳統技術要在內外墻體分別抹上1.5~2厘米的砂漿,占據房屋使用空間3~4厘米,而在裝配式建筑施工中,由于墻面的制作、安裝精準度高,則不需要抹灰這道工序,能夠增加2%的房間使用面積。”
  
  裝配式建筑不僅能讓樓房建造得更加便捷,而且節能環保。有資料顯示,裝配式建筑的技術可使每平方米建筑面積用水節約65%,能源節約37%,鋼材節約2%,木材節約85%,垃圾減少59%,污水排放減少65%,基本消除粉塵和噪音對環境的影響。
  
  劉覲之深有同感,以前施工時因為材料堆積和機器作業,會造成噪音和空氣污染。“遠遠看過去,(工地)是灰蒙蒙的。”采用裝配式建筑后,許多材料都是工廠直接生產好的預制構件,建筑垃圾比以前減少很多。
  
  裝配式建筑的關鍵是構件連接點的結構安全
  
  黃夢誠不再把自己當做一名純干體力活的工人,他覺得自己被技術光環籠罩著。目前,他在施工現場負責在全鋼爬架上檢查墻體。
  
  傳統的建筑工地上,外架都是由鋼管架一層層搭起來的,如果搭得不仔細,會有很多隱患。而現在是全封閉的鋼爬架,通過墻體上預留的插孔,使架子與結構連接成整體,這讓每天踩在上面干活的黃夢誠感覺特別踏實。“就像是給建造的樓體外面穿了層衣服。”
  
  黃夢誠還發現,傳統搭外架需要用很長時間才能一層層搭建完,現在的架子拼接起來很快,用完一層往上升一層,“以前搭架子一層需要七八個人,現在最多4個人。”
  
  “(裝配式建筑)能夠減少用工量50%以上,促進了建筑業的變革。”在蘇憲新看來,這是未來建筑行業的發展趨勢,國家要引領傳統的建筑工人向產業化工人轉變。
  
  裝配式建筑的出現,讓黃夢誠看到了更多的可能。“對我們工人來說,再也不是一味地埋頭干活。”過去,工地上工人們更多是憑借經驗干活,而現在,工人們要先看懂圖紙,還要結合電腦、iPad等設備,學習新的知識。相比過去的建筑方式,參與裝配式建造的工人們也要培訓“熱身”,才能被批準上崗。
  
  像黃夢誠這樣的工種,要先了解相關構件的功能、原理和安裝方式,經過公司的培訓。
  
  作為一種新型的建造方式,如何保證裝配式建筑的安全是作業人員要著重考慮的。
  
  蘇憲新表示,因為裝配式建筑采用的主要是拼接技術,大家最關心的是各個構件連接點的結構安全。“從設計階段開始,就要經過嚴格的圖審把關,圖紙設計要能夠達到結構安全,才能夠進入施工環節。”
  
  在外墻體施工過程中,工人容易疏忽的一點是預制板安裝后沒有固定好。因此,每次吊裝以后,都要及時固定斜拉桿,調整預制墻板的位置,才能有效地防止墻體傾覆。
  
  目前,裝配式建筑的常見結構有兩種,一種是剪力墻結構,多用于高層樓宇的建造;另一種是框架式結構,15層左右的樓房通常采用這種結構。丁家莊保障房項目采用預制裝配式剪力墻結構,吊裝體量大,且多為連續吊裝,單體吊裝量最大可達4.55噸,使得吊裝作業的風險大大增加。為此,中建二局設置了吊裝可視化系統,在塔吊小車、駕駛室、操作平臺上分別設置高清攝像頭,項目管理人員及塔吊司機可實時監控吊物周邊狀況以及人員操作情況,提高吊裝安全可靠性。
  
  近年來,住建部針對裝配式建筑業陸續出臺了《裝配式木結構建筑技術標準》《裝配式混凝土建筑技術標準》和《裝配式鋼結構建筑技術標準》相關建設標準。
  
  “在沒有標準之前,我們需要通過行業專家對建筑工藝進行論證。”蘇憲新告訴記者,只有論證沒問題后,才能開始正式施工。他表示,針對灌漿套筒連接的密實度檢測,目前國家還沒有統一的檢測標準。而灌漿套筒為上下層的鋼筋連接,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和南京市質監站聯合做了一個課題,研究怎樣能保證灌漿套筒的密實度,在項目開工之初,做了幾個實驗墻,在墻上通過模擬工藝,做了大量的破壞性實驗,通過實驗證明灌漿工藝能確保密實度滿足要求后才真正的運用到現場施工。”
  
  擴大建造還需要更多的市場供給
  
  2017年5月,北京順義區采用“裝配式”建筑的保障性住房總面積達128萬平方米,其中已竣工面積9.5萬平方米。上海在2016年宣布,到2020年,裝配式建筑要成為上海地區主要建設模式之一。上海外環線以內采用裝配式建筑的新建商品住宅、公租房和廉租房項目100%采用全裝修,實現同步裝修和裝修部品構配件預制化。
  
  住建部總工程師陳宜明曾表示,未來我國將以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為重點,大力推廣裝配式建筑,用10年左右時間,使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積的比例達到30%。
  
  但目前我國裝配式建筑占比不到5%左右,與發達國家還存在一定差距。
  
  “國際上,裝配式建筑發展得比較好的是日本和新加坡。”蘇憲新指出,從體量上看,中國的市場體量大,而且采取的技術工藝和日本差別不大,只是在構件生產的精度上還有一點差距。同時,日本工人的技術水平較高,“他們是真正的產業工人,而我們的建筑工人還沒有實現產業化。”
  
  中建二局從2011年開始承建裝配式建筑,幾年下來,他們發現,在裝配式建筑方面,具有專業能力的設計院數量有限,一些設計院的圖紙初稿拿到現場只能起參考作用,必須要施工方進行深化設計才能使用。
  
  中國房地產業協會副會長龐元岑表示,未來10年中國裝配式建筑的市場規模累計將達到2.5萬億元,市場發展空間巨大。但擺在眼前一個現實的難題是,裝配式建筑的建造材料供給有限、建造成本降不下來。
  
  據介紹,目前裝配式建筑的總成本要比傳統的建造方式,每平方米高出300~500元,高出的部分主要攤在材料的生產和運輸上。因為屬于新型的建造工藝,裝配式建筑所需的預制構件全部需要新的生產工藝來加工制造。但目前上游有能力、愿意做這方面生產的廠家太少。
  
  預制加工場地特別難選,中建二局上海分公司黨委副書記樊學民對此深有體會。幾年前,公司曾去上海選址蓋廠,但跑了好幾個地方,都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后來跑到了宿遷才找到合作的工廠。”盡管宿遷和南京同在江蘇省,但材料的運費并不便宜,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建筑成本。同時,工廠生產預制構件的生產線不多,也影響了材料供給。
  
  在樊學民看來,預制廠加工場地有限,生產線不夠多是目前不能忽視的問題,裝配式建筑在國內剛起步,既是挑戰也是商機。

看房團購查看更多

姓名
電話
意向小區
參與人數

看房團報名熱線:15913205946 夏先生
看房團QQ群①:8254243
看房團QQ群②:1173559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