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人才重塑中國經濟版圖

發布日期: 2018/04/11 10:14

來源: 人民網作者: 暫無

浏览人数: 126

  珠海房產之窗訊 820萬!2018年大學畢業生人數刷出歷史新高,與此同時,一場場求賢若渴的“搶人”大戰席卷全國。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高頻出現在各地主政者的人才“宣言”中,這場“搶人才”大戰,從東到西、從南到北燃起點點星火,呈現燎原之勢。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全國人大廣東代表團審議時指出,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
  
  “推動人力資源自由流動”,被作為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改革的重要部分,寫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說,集眾智匯眾力,一定能跑出中國創新“加速度”。
  
  事實上,中國城市之間一場看不見硝煙的人才暗戰早已拉開序幕,并在持續升溫。透視人才大戰的背后,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哲學系教授李俠認為,這一輪城市區域間的人才爭奪戰,將直接決定未來各城市、區域在中國經濟版圖上的位置與影響力。
  
  -------------------------------------
  
  新一線城市迎來“換道超車”機遇期
  
  經過40年高速發展,中國的城市化率已超過50%,城市間格局發生重大變化。在中國經濟版圖上,“北上廣深”是公認的一線城市,而準一線或二線城市的名單不斷更迭,一些新經濟快速集聚的城市被稱為“新一線城市”。
  
  2017年6月,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2017》稱,中國東部和中部一體化趨勢明顯,中部地區GDP規模相對較大的各省區中心城市快速發展壯大,帶動了中部地區的崛起。從西部地區來看,部分城市常住人口增速明顯加快,比如成都、西安、貴陽等。
  
  無論從GDP規模分布,還是從人口增量看,“準一線城市”不再局限于東部長三角地區,杭州、蘇州、南京、寧波,以及京津冀城市群的天津等,近年來新崛起的中部地區武漢、長沙、鄭州,以及位于西部的成都、西安、重慶等也都加入到“新一線”城市的爭奪中。
  
  這是中國用“新四大發明”領跑全球的新時代,信息鴻溝被逐漸“抹平”,高鐵拉近了城市間距離,準一線和二線城市看到了“換道超車”的機會。人才被視為區域競爭中最寶貴的財富。
  
  從武漢2017年初提出“百萬人才留漢計劃”,到成都發布“人才新政12條”,從鄭州向全球發出“史上最強”招賢令,到西安推出“史上最寬松”戶籍政策,并實施“海底撈式”落戶服務,足見攬人心切。
  
  “戰火”在城市間快速蔓延, 一向處于人才高地的北上廣深也放下身段,加入戰局。北京、上海這兩個人口超過2000萬的“巨無霸”城市,旨在通過鎖定尖端人才,鞏固其一線城市的領跑地位。
  
  如此陣勢下,一些尚未出手“搶人”的城市坐不住了,河北省石家莊“火線”入局,頻頻放招。
  
  “這場人才大戰對任何一個城市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李俠說,眼下中國城市間發展差距越拉越大,人才在中國經濟版圖上的分布顯現出馬太效應,“特別是在信息時代可以直接跨越某些階段快速發展,各地方主政者意識到,一旦錯失這撥兒人才,未來10年很難再有翻盤的機會。”
  
  二線城市刷出存在感 成最大獲益者
  
  多年來,人口整體流動趨勢主要是從中西部向東部和東南沿海,從經濟不發達省份流向經濟發達省份。
  
  隨著力度空前的落戶政策推出,人才開始向中西部聚集。西安公布了驚人的數字:一天遷入落戶超過8000人。高校數量僅次于北京的武漢,連續多年畢業生中2/3流向沿海發達地區;而2017年,武漢市實現大學畢業生留漢就業創業30.1萬人,新落戶14.2萬人,分別是上年的2倍、6倍,均創歷史最高紀錄。
  
  留住人才,吸引更多年輕人,成為區域間競爭的重要砝碼。天津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部公共管理學院院長、博導傅利平說,“人力資本比物質資本更加重要。”
  
  在她看來,不同以往“掐尖”的人才大戰,這一次各地爭奪的重點放在青年人才上,其背后一個重要原因在于,中國經濟經歷了40年高速發展,如今到達了一個拐點——人口紅利正在消失,且老齡化問題嚴重。
  
  2016年,中國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已經達到了10.8%。根據聯合國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占總人口比例超7%時,則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進入老齡化。
  
  與此同時,新的歷史時期,大批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正在形成“新的人口紅利”。
  
  中國經濟正在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粗放式發展模式下,資金、土地等要素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巨大;而在產業結構面臨轉型升級的今天,人才與創新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這些轉變都需要大量的、多層次的人才來支撐。”傅利平認為,搶人才大戰的實質是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緊迫性和內驅力所致。
  
  李俠從事的一項研究表明,一個地區的研發投入與其經濟增長之間呈正相關的關系。如今越來越多城市為人才取消了門檻,這種開放會使一個城市充滿活力和創造力。
  
  對西安、武漢等城市而言,力度空前的人才新政無形中給城市打了最好的形象廣告,“體現了一個城市對人才的尊重和開放的姿態。”
  
  他認為,這類二線城市是這輪人才大戰的最大獲益者,刷出了城市的“存在感”,“人來了就能產生消費,給城市發展帶來活力,特別是青年人才的到來,將是帶動城市未來發展的引擎。”
  
  一哄而上搶人才要避免“人才政策爛尾”
  
  各地人才大戰日趨白熱化,用盡心思挖來的人才,最終能不能留下,會不會“中看不中用”,這些更考驗著一座城市的智慧與決策力。
  
  政策同質化,長期以來是人才政策的通病。五花八門的“人才計劃”背后,送戶口、送錢、送房子始終是繞不開的“老三樣”法寶。傅利平認為,讓人才特別是高端人才愿意扎根,需要軟硬件環境兼備,“現在大家拼的,基本上還都是硬件,而最終起決定作用的往往是軟件”。
  
  實現夢想和價值的可能性,是人才扎根需要的軟環境。傅利平說,特別是高層次人才,對軟環境的要求更高,“比如平臺夠不夠好,地域文化與自身發展是否匹配等因素”。她認為,好的人才政策需要配套落實,“否則人才最終還是會走。”
  
  她提醒,人才培養是個長期過程,“要注意政策的延續性,不能短視、短利。”
  
  作了十幾年人才引進工作,天津高新區人社局副局長、人才中心主任薛曉輝注意到,近年來引進的高層次人才普遍年輕化,學歷越來越高。她見過不少辭去海外高薪帶著積蓄回國創業的人才,“比起錢,他們更看重這個地方的產業基礎,各種政策的兌現率,行政服務的便利性。除此之外,也極為看重醫療、教育、交通等配套環境。”
  
  李俠通過研究得出結論,從人才個人角度而言,追求自身價值的最大化,應該是流動的首要驅動力量,他們更為看重的是制度環境的寬松與公平、公正,以及適宜的文化環境。利益價值最大化不單單是指經濟收益,還包括能力與潛力釋放的最大化。
  
  李俠認為,各地的人才政策應該根據自身的條件有針對性地設計,“最適合當地的人才,才是最好的人才。否則,對于投入的資源和人才本身來說都是浪費。”
  
  由于人才政策的同質化,其產生的效力也會損失。李俠提醒,一哄而上的搶人大戰,往往容易出現“雷聲大雨點小”的問題,要避免人才政策“爛尾”,要看各地承諾的落實力度、決心和效果。
  
  就一個國家而言,一定時期內,人才的存量是一定的,爭搶的結果必然使得人才的價碼水漲船高。
  
  今年兩會,不少代表委員都談到各地爭搶高端人才“急紅了眼”:有人出1000萬元,我就出2000萬元,造成不同地區高校之間靠抬價互相挖角的現象。有不少專家學者呼吁從國家層面制定相關政策。也有學者認為,人才流動屬于正常現象,“應該交給市場”。
  
  南開大學網絡中心副主任李濤認為,從整體來看,人才流動,無論對個人發展還是區域經濟發展,都是有益的。而要形成利于人才成長發展的良性環境,當務之急是對人才評價機制進行反思和改革。
  
  這場人才大戰帶來的一個直接影響,是給僵化已久、備受詬病的戶籍政策松了綁。李俠說,人才流動將帶來資源要素的重新流向,給改革注入一劑強心針。各地人才新政的成色與人才“用腳投票”的成果,無疑將繪制出中國未來經濟版圖的新樣板。

看房團購查看更多

姓名
電話
意向小區
參與人數

看房團報名熱線:15913205946 夏先生
看房團QQ群①:8254243
看房團QQ群②:1173559542